听取呱声一片

冷cp热爱者
allcp热爱者
以及
是个正经人

【伪白】伊莎贝拉的愿望

*BE!BE!BE!

*人物ooc严重

*脑洞产物,请勿上升至三次。

*元旦贺文

*垃圾文手,小学生文笔。

  关掉直播后老白就把自己整个埋在椅子里,出神地望着窗外,夜色中只有星星点点的灯光还透出些许人烟气。

  躺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亮起,他拿起来看了一眼,是甜瓜问他明天打不打排位。他打了几个字又删了,只发出去一句“再看吧”就切出QQ界面,手指在主页上滑来滑去,一个个图标闪过,最后大拇指摁到了那个趴着的熊猫上。

  屏幕上显示着“主播不在”的字样,但弹幕还是不停地刷新,显然对方也才刚下播不久。

  他瞟了眼时间,现在距离十二点还有三十分钟。

  三十分钟,平常也就是几局游戏的时间,快的话还可以吃个午饭,浪费掉都不会心疼的一点时间。

  他又点开QQ,给最上面的人发了条消息。

  【小公主】:虚伪先生,在不在?

  房间里只有挂钟滴滴答答地走动和空调呼呼吹着热风,他放下手机,缩在椅子里,安静地等待回复。

  直到手机屏幕左上方的数字跳动十次,他专门设置的消息提示音才响起。

  【伪酱】:刚洗澡去了,没看到。

  【伪酱】:要不要来1VS1?好久没和你们一起玩了。

  距离十二点还有二十分钟。

  【小公主】:不了,要睡了。

  【伪酱】:睡这么早?不跨年?

  【小公主】:明天还要直播,不睡觉明天又要薅头,本来就快秃了。

   【伪酱】:好吧。

  【伪酱】:新年有什么愿望不?

  按下发送键的时候虚伪拿着手机的手有点颤抖,他在希望老白的回答是他想的那个,同时又明白自己只不过是在做梦。

  【小公主】:多涨点粉呗,还有就是魔人团一起开黑。

  【小公主】:有你的魔人团。

  果然。

  低笑一声,虚伪把快燃尽的烟头摁在烟灰缸里,零星的火光闪烁几下就熄灭了。

  他闭上眼睛瘫在椅子里。

  期待什么呢。

   距离十二点还有十分钟。

  还有十分钟这一年就画上句号了。

  好快啊。

  老白感叹一声。

  十分钟,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。

   【小公主】:你呢?

  【伪酱】:跟你差不多,然后就希望下个赛季屠夫别这么累了吧。

   【伪酱】:挺累的。

  【小公主】:第一的位置不好回吧?

  从烟盒里又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,打火机点了几次才点燃。虚伪看见屏幕上刷出的信息,忍不住闷声笑了。

  【小公主】:在我心里你永远是第一屠皇。

  距离十二点还有三分钟。

  明明有很多话想跟他说的,结果手指就愣在空中,不知道摁那个键。

  QQ紧接着又弹出一条信息。

  【小公主】:新年快乐啊,虚伪先生。

  两分钟。

  【伪酱】:你也是。

  秒针又转过一个轮回,转到0时分针轻轻往前进了一格,然后秒针没有停留地继续下一个轮回。

  又是一圈,老白在心里默数着数字。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秒针、分针、时针同时指向表盘上那个巨大的0。   距离十二点还有0分钟。

         【小公主】:虚伪先生,我喜欢你。

  十二点是有魔法的,辛德瑞拉在午夜钟声中褪去光环变成那个灰姑娘,但她的水晶鞋还保持原样,成为那个耀眼的她存在的见证,也让王子再次找到她。

  Oldba1,你留下什么来证明你存在过呢?谁又能再找到你呢?

  寒风呼啸着擦过老白的脸颊,让他隐隐约约有刺痛的感觉,木屋在风中摇摆不定,仿佛下一秒就要坍塌,但窗户透出的温暖光芒又给人一种安全感。

  他的手握住门把缓缓用力,等他的身影被火光勾勒得有点模糊,“砰”的一声,木门被风吹得关上,隔绝了外面的寒冷。

  男人就该果断一点,一旦做了决定,就不能给自己留退路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就是他啊。

  

  

  “欢迎来到我的城市。”

  坐在桌子上的小女孩晃荡着双腿,朝老白天真一笑,黄绿色的眼眸中闪烁着光芒,似乎看到有人来很高兴的样子。

  “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呢,人类?”

  女孩闭上眼睛,脸上浮现几丝狰狞。

  “是要许下你贪婪的愿望吗?”

  老白没说话,视线落在女孩手边的刀上,刀尖正对着他的方向。

  没在意是否得到回答,小女孩继续说着。

  “许愿要付出代价。”

   只是一点点很小很小的代价哦。

  老白恍惚间看到女孩身后出现一对巨大蝶翅,黄绿色的线条在上面勾勒出一个男人的侧脸,老白能认出那是他的脸。

  周遭的景色不停变化,时而是繁华的街巷,时而是人们按照整齐的位置把塔团团围住,有人跪在塔前,正磕着头,像是在举行某种仪式。

  蝶翅震动一下,原本平静的镇民都离开自己原本的位置,抱着头想逃离,甚至有几个人还大张着嘴与他擦肩而过。

  他们是在尖叫,但他听不到一点声音,只能慢慢地看着镇民捂着头蜷缩在地上,然后从脚尖开始,青灰色向上蔓延,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就变成一座石雕。

  仿佛是谁按下快门,悄然把众人纳入一张小小的相片纸里。

  只是在这儿,一切都是永恒。

  老白被闪烁不定的场景迷了眼睛,他摇摇头,想把这些场景赶出大脑,没想到抬头正对上小女孩诡异的眼睛。

  他看见一只蝴蝶破茧钻出,在空中轻轻颤抖着翅膀,它的翅膀上还牵连着黏答答的液体,却已经可以飞翔了。

  那只蝴蝶从小女孩眼中飞到他眼中。

  “给我看看你的诚意吧,人类。”

  话音刚落,老白惊讶地盯着正背对着他不停敲击键盘的青年,似乎是输了,青年侧头对着耳机说了句什么,用鼠标在屏幕上点了几下,就又进入下一局比赛。

  “管管?”

  青年不为所动。

    老白急了,伸手去够他的肩膀,没想到手指径直穿过了他的身体。

  “他看不到你哦。”蝴蝶立在瓦不管肩头,“看到你手腕上那根线了吗?它象征着你和现实的联系。”

  老白抬起手腕,的确有一条黑色的线缠在上面,顺着线看去,另一头杂乱地缠绕在瓦不管脖子上。

  “你对他越重要,缠的地方也越脆弱。”

  切断它切断它切断它切断它切断它......

  小女孩那双眼睛浮现在他脑海里,隐约的刺痛感让他有点焦躁,他退后一步,手撑在桌子上想稳住身体,没想到手指却碰到一个冰冷的东西,他低头一看,是之前那把对着他的刀。

  他能在光滑的刀身上能看到自己的脸,亦或是小女孩的那双眼睛。

  “犹豫了吗......”

  微不可闻的四个字像是铁锤一样砸在老白心上。

  “犹豫?”他抓起刀,毫不犹豫地切断了黑线,脸上张狂的笑容一如从前,“我是谁?Oldba1!从来不犹豫的男人!”

  在线断的一瞬间,正在专心打游戏的瓦不管突然回头看了一眼,有点疑惑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没什么,就是感觉少了什么。”

  

  

  老白从来不知道他参与过这么多人的过去,过往的记忆像走马灯不断循环播放。

  舍不得吗?

  舍得啊,为了他,什么都舍得。

  虚伪先生。

  老白凑近男人,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观察他玩游戏。和平常不一样,男人现在紧皱着眉,绷着脸一句话也不说,叼在嘴里的烟也没时间点,眼睛紧盯着屏幕里求生者的动向。

  他手上的线,一直连到虚伪的胸膛,那是心脏的位置。

  这样就够了。

  这样就够了。

  “虚伪先生。”

  他半蹲下来,额头抵着虚伪的额头,本该是亲密无间的姿势,但虚伪眼中却映不出他的影子。

  “虚伪先生。”

  他又轻声重复一遍,看着男人的眉眼,想把这个人的一切都铭刻在脑子里。

  “我走了。”

  黑色的线从他手腕滑落,只有另一半还连着虚伪的心脏。

  电脑屏幕中的小丑正在拉锯,突然撞了墙。

  “没事,这把我运气来了,小竹笋挺多。”

  虚伪抽个空把烟点上,目光瞟过放在一旁的手机,手机屏幕一直亮着,上面只有两行对话。

  【小公主】:虚伪先生,我喜欢你。

  【伪酱】:老白,我喜欢你。

  两条消息几乎是同时发出的,但对方再没回复过一句话。

  虚伪吸了口烟。

         奇怪......老白是谁?

评论(1)

热度(45)